十景缎 第二百一十三章

    时间:2018-09-24 向扬虽然倒地,却尚未失去知觉。「天雷无妄」与「太皇印」分属两套奇功的至高境界,各有各的神奇奥妙,但撇开所修武学不谈,这老 者的内力修为显然胜过向扬远矣。向扬幸有「天雷无妄」功力在身,虽负重伤,亦不至死,神智正迷迷糊糊之间,耳中却听见那老人正说着话 .
      详细的字句向扬听不清楚,只听见了太皇印、天雷无妄、武功、掌法等几个他着意留神的词彙。他肯定老人不是在讚美他的武功,毕竟他 多少听出了那略带感歎的语气,对一招落败的他来说,这语气唯一的可能是嗟歎这后生小辈功力不济。轻易取胜而不开怀,这恐怕是武功极高 、惯于取胜的高手才能有的烦恼,向扬自己便还没这个忧虑。
      这一掌「太皇印」将向扬打得吐血倒地,但他在昏厥边缘徘徊一阵,却没就此闭着眼睛,反而很快地渐次清醒起来,心里第一个清楚的念头便是:「我岂能就这么输了?」
      太皇印的威力超乎向扬想像,他此时彻底明白,这老人的武功凌驾于龙驭清、韩虚清以及他所遇见过的一切高手之上。这是他的「天雷无 妄」首次被人击败,错愕过后,一股不服输的意志继而窜起。他的只手首先凝回力量,奋力从地上撑起身子,脑中一个声音奋然喊道:「败在 这里,我如何捉回韩虚清?如何能回去见婉雁、师弟、师妹他们?事到如今,非赢不可!」
      应贤、应能同时发现了向扬挣扎欲起,同时「咦」地一声,同感讶然。
      那老人瞇起眼睛觑着向扬,说道:「你还站得起来?」
      这句话向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。他练成「天雷无妄」之后,寰宇神通天字诀的神妙内力亦已长流经脉之中,生生不息、源源不尽,虽然负 伤极重,但是丹田中一股真气仍是活泼蓬勃,很快便唤醒他的神智,接着支持他的筋骨脉络力图振作。当向扬一声不响、重新站起来的时候, 应贤、应能二僧都不由得睁大了眼,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      老人轻轻点头,语气里带着几分意外的讚许:「好,端的难得!敌得住我一招」太皇印「的人,二十年来寥寥无几。倘若你能再接一掌,真可窜到这些人中屈指可数的地位了。」向扬勉力一笑,浑身力气除了用来站稳脚步之外,全都运到了只掌之上,口中说道:「倘若我将你击 败,不知在这些人物之中能名列第几?」
      老人一听呵呵而笑,说道:「首屈一指!你想试试?」向扬睁大眼睛,道:「乐意之至!」足下一蹬,冲上前去只掌齐发,「砰」地一声 ,老人单掌平挥,已将这一招雷掌之力彻底销毁。老人摇头道:「这等掌力……」
      剎那之间,向扬掌力又发,老人没说完话,便又再接了一掌。紧跟着第三掌、第四掌、数不清的掌力连珠价轰了出来,快如流星,密如骤 雨,一掌接着一掌的「疾雷动万物」猛攻而出,攻势急劲无比。老人信手招架,并无丝毫吃力之处,应贤、应能却都看得吃惊起来。若非亲眼 所见,谁能相信刚刚还身负重创、倒地不起的青年,转眼间便又精神奕奕,勇不可当地发动如此猛烈的攻击?
      老人连格四十多掌,左掌倏然一圈,口中说道:「白费力气。」掌力跟着推出,金芒一闪,「太皇印」应手而出。这掌力真是一道无可与 抗的神力,在这金光开路之下的一切事物若不迴避,都将被摧毁殆尽,便如皇舆将行之大道,一无阻碍。
      向扬的掌法再次溃不成军,但他这次没再应招倒地,而是只掌一叠,硬接这一下「太皇印」,身子无可避免地一个迴旋、向后猛地震飞, 直要飞出大殿门外。
      但是向扬左脚跟往后一探,右脚奋力往下一钉,硬是把身子以千斤之力压了下来,稳稳站定在地。站稳的一瞬间,向扬感到上半身几乎被 震得粉碎,有种从万丈悬崖摔下来、正摔在一块峥嵘山巖上的感觉。但他大喝一声,以内力根基硬接了这一股威力,咬牙一阵,终于吁出长长 一口浊气,没倒。
      他抬头看前方,看到应贤连捋白鬚,应能脸上明摆着不可思议的表情,老人则瞇着眼睛,眼帘缝底透出犀利的精芒,正重新评估着眼前这 个男人。
      这一招「太皇印」的力道与前一掌不分轩轾,但是这次向扬早有準备,连发数十掌,虽然耗力甚鉅,但是九通雷掌后劲最强,几十掌的劲 道堆叠起来,已在「太皇印」前头路上积起了相当的阻力,向扬实际承受的力道约莫是前一掌的六成左右。
      凭着「天雷无妄」根基、加上被震飞之前施展「斗枢逆转」的巧妙步法,向扬这第二掌接得比前一掌漂亮许多,直让应贤、应能难以相信 .但那老人一眼便看破向扬这几下接招的法门,心中微微一笑,早有筹画,说道:「接得好。这第三掌,你还能接吗?」
      一阵金光耀目,第三招「太皇印」迎面而来。掌力离己尚远,向扬心中陡地大惊:「这招威力大不相同!」
      第一掌要了他半条命,第二掌竭尽所能接下,此时向扬的功力与迎敌手段都已给老人摸了个清楚,因此这第三掌已非向扬所能接下。这一 掌的掌力之重、来势之快、后着之深远……已涵盖到疲惫的向扬应变能力所及之外。
      一掌过去,向扬胸膛中掌,胸口血气一阵翻滚,眼前倏地转黑。
      同一时间,老人忽觉手腕脉门一震,猛地缩手。向扬的确无法接下这掌,但他闪电似地做出了最后一个反应,趁着「太皇印」及身,老人 手掌打中自己的一瞬间翻掌猛劈,狠狠劈中老人脉门。虽然向扬中招稍早,这一击威力已弱,但已让老人在他倒下之后,再次审视了他一番, 缓缓点头。
      「这个向扬,的确是个人才。难得,难得,把他一起带回去罢!」
      这句话,向扬已经听不见了。
      重新睁开眼睛,已不知是几天后的事情。向扬重新清醒过来,第一个感觉只是想吐。
      他浑身乏力,动弹不得,肚子里感觉得出有填着些东西,但他可不记得有吃什么东西。昏迷的日子里似乎有人照料他,但他没空去理会这 档事。他首先试着转动眼珠,从仰躺着的有限视野去观察自己处在怎样的一个环境。
      昏天黑地,不见天光,脑袋底下骨隆骨隆的轮轴之声直响,向扬略一提神,便知自己是处在大车之中,四周遮掩得毫不透光。他略一运气 ,但觉精力困乏、伤势沉重,所幸真气尚称流畅,没给封住穴道,手脚稍一用力,似乎也能勉强活动。只是动虽能动,毕竟气力虚弱,反倒是 继续躺着还舒服些。
      向扬索性便还是躺着。心中才想:「我可昏了多久?落在什么人手中了?」
      忽然便听车外传来一人声音:「向施主可是醒了?」听那声音,却是应贤。
      向扬心道:「原来还是落在他们手里。」这倒也不出他意料之外,当下便道:「大师好生厉害,看也不看便知道我醒了。」应贤笑道:「 向施主呼吸忽畅,自然是醒后运功调息所致。伤势可还好么?」向扬道:「不劳大师挂心。那位……大师那位师兄,如何称呼?」应贤道:「 我师兄的法号是上」应「下」文「。」
      向扬道:「嗯。这位应文大师掌力当真厉害,堪称武林绝顶高手,在下佩服之至。」
      应贤一时没有回应。向扬又道:「在下伤势一好,还要向应文大师多讨教几招。」应贤笑道:「不急,不急,咱们这趟旅程时日尚久,足 够让你养好伤势。」
      向扬说道:「我正想问。各位大师没下手杀我,却是要带我到哪里去?」应贤道:「到云南去。」
      此言一出,向扬不觉心中一凛:「云南!可不是韩虚清的老家?」脱口便道:「韩虚清呢?他也在这里?」应贤道:「当然也在。韩施主 ,你不向师侄说说话么?」一个声音「嗯」了一声,却不说话,但向扬已听出正是韩虚清的声音,不觉勃然大怒,心道:「若我没受这伤势, 现下立刻取你狗命。且先让你多活点时日!」
      只听应贤又道:「也罢,你若强自说话,恐怕又要牵动脉息,凶险无比。你若再走火入魔一次,神仙难救,可知道么?」韩虚清又嗯了一 声,这次向扬听得仔细,察觉其中颇有苦楚之意,心中大疑,问道:「应贤大师,你说……韩虚清走火入魔?」
      应贤道:「然也!你可知道,你到埋业寺来的时候,我们师兄弟三人对付着你,韩施主却正参详着十景缎呢。这十景缎变幻莫测,韩施主 操之过急,不慎惑于心魔,真气岔乱,险些在我们发觉之前就一命呜呼。」向扬先是一愕,继而重重哼了一声,说道:「韩师伯武学渊博,怎 么也会出了错解武功的岔子?」
      应贤笑道:「向施主此言差矣!十景缎并非武功秘笈,就是武功绝顶之人,也未必便能悟通,否则我们何必请你师伯来集全这十景缎?」
      向扬一听,突然心有所悟,道:「如此说来,莫非能解这十景缎之人就在云南,而且是我这好师伯韩虚清所认识的?」应贤也不隐瞒,呵 呵笑道:「不但认识,而且关係匪浅。」向扬道:「大师护送他回云南,恐怕便是要顺便把十景缎的秘密一併接收了?」应贤道:「此语不确 ,应当是由我应文师兄接收。」
      一闻此言,向扬凝神倾听,果然听出大车不只一辆,他那应文师兄、应能师弟自然都在此行之中。向扬说道:「这十景缎的秘密,怕是只 有韩虚清能问出来。
      大师确信他捨得告诉你们?「应贤说道:」这是自然。他问得秘密的同时,十景缎可会拿在我师兄弟三人手中。「向扬哈哈大笑,道:」 真是设想周到!韩虚清,原来你辛苦一场,都是为了你的好主子。我该讚你一声尽忠职守么?「韩虚清重重呼出一声,没有回答。
      应贤说道:「十景缎的秘密,我们自也会同韩施主共享,我师兄并不打算独吞。向施主,你若有意,这里头也能算上你一份。」向扬道: 「什么?」应贤道:「师兄对你那」天雷无妄「的造诣颇为欣赏,想你多年以后,自可成为武林中的擎天一柱。我们带你同行,有一个原因便 是要你一併见识这十景缎的秘密。」
      向扬笑道:「那我可真该受宠若惊了。不过在下对这十景缎毫无兴趣,这里头有何秘密,实在与我无关。恐怕我晚点伤势稍好,便要起来 坏你们的好事,把我这该死的师伯给捉回去了。」
      就在此时,忽听应能的声音在另一边说道:「向施主若打算如此,恐怕得等伤势大好才成。眼下由我护着韩施主的安危,可不容他人抢了 他去。前些日子你还昏着的时候,才有人想来杀他,反倒被我一剑杀了。你道是谁?」向扬道:「谁?」应能道:「天府神刀萧承月。」
      向扬默默不语,心道:「这人杀了婉雁的父兄,惹得婉雁伤心欲绝,实在浑帐透顶,但毕竟也是正道的豪杰之士,只不过为韩虚清所利用 而已。他想杀韩虚清来偿罪,反倒落个惨死收场……哼,韩虚清,我倒想看看你会有什么下场!」
      只听应能又道:「这位萧大侠的首级,我们也派人送到了巾帼庄去,向施主的亲朋好友们可都聚在那儿了。这一送本是希望他们好生安葬 ,却又引得几位小朋友出来访探我们,这可就大违我们本意,只好通通捉了起来。向施主,你猜这又是谁?」向扬心中一紧,暗道:「莫不是 师弟、师妹他们也被擒了?」
      应能不闻回应,便道:「向施主不妨自行看看。」忽听「喀啦」一声,向扬只觉身处的大车斜冲出去,却是轻快了许多,正愕然间,又是 「恰啦」
      「夸啦」几下轻响,似乎碰上了什么东西,扣上了几个笋头,车身又重了下来,行驶平稳,就好比原本的大车突然分了一半出来独个儿跑 ,跑去跟另一辆车并成了一辆似的。这果然像是另一辆车,韩虚清、应贤的呼吸声都已不闻,却给向扬听见了另一种急促的呼吸声,甚是浊重 ,乃是数人的喘息。
      向扬细听之下,听出是二男一女:男的声音听不出什么,女的却听得出一阵呻吟娇泣,唔唔啊啊地急喘着,这分明是与人交媾中的欢好春 声。向扬不觉心跳加速,大为紧张起来:「这姑娘是谁?这……这声音听来很稚嫩,是师妹?是杨小鹃姑娘?该死,该死!这种声音我平常又 没能听见,哪听得出是谁!」
      不论是谁,在这儿被男人抽插着都是糟糕透顶的状况,向扬想,除非这真是师妹华瑄,而那男人刚好就是文渊,那还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 可是有两个男人,另外一个不论是谁,可都不成!
      就在向扬焦灼万分的当儿,却听一个男声喘道:「我……我不行了。蕴青,我……我要去了!」紧跟着,向扬便听见那少女一阵失声呼喊 ,「嗯啊、嗯啊」
      的声音之中,升起了一种听着便似滴着汗珠的娇腻颤音。
      如果发出这种声音的是赵婉雁,向扬知道这必当是她被抛上高潮、兴奋得无以复加的一刻,自己所能做的,便是往她的娇躯之中释放出全 副精力,然后把她紧拥入怀,吻着、抚摸着她正极端敏感的肌肤,让她一边轻喘着「向大哥……」
      一边浑身颤抖,淹没在快乐之中,而他会继续温柔地逗弄着她,令她娇羞不已。
      不过这少女并非赵婉雁,那男子的喊声已叫出了她的身份,这让向扬鬆了口气。和华瑄、杨小鹃比起来,云霄派的柳蕴青跟他交情有限, 他不能不感到一种「好险」的鬆懈感。不过他还是免不了担心她的安危,当下叫道:「柳姑娘,是你么?你怎么样?」
      一阵剧烈喘息之后,柳蕴青有气无力地道:「啊?向……向公子?我……等等……啊、呼……天啊,我快死掉了……太棒了,再来一次好 不好?啊、啊……」说着说着,又开始呻吟起来,浑杂着一种奇妙的律动声,看来她仍然给人持续抽插着。向扬皱起眉头,裤裆底下那话儿不 禁蠢蠢欲动,心道:「拜託,你到底在跟谁说话,也清楚一点罢!」听她这么说,简直像在夸讚向扬一样。
      不过听柳蕴青言语兴奋,没有一点受人姦淫的凄惨,向扬倒是又安了几分心,心道:「那位兄弟说不定是她的心上人,那也罢了……不对 ,总不成两个男人都是罢?恐怕是春药作祟。」当下又叫道:「柳姑娘,你……在你旁边的人是谁?」
      柳蕴青似乎忙着呻吟,根本没能回答,倒是一个男声答道:「向公子,是我!」
      向扬道:「是谁?」他可真没听出来。那人又道:「林秀棠,你知道罢?我弟弟也在……也在这里,我们曾在你追韩虚清出门时,用箭射 你啊!」
      这么一说,向扬倒是想起来了,不禁暗哼一声,说道:「是了,那晚陆道长遇害,你们也在那儿放箭。这会儿你们又对柳姑娘……」林秀 棠忙道:「那是我们、我们还不知道啊!」向扬道:「什么不知道?」林秀棠道:「我我……我们那时候,不知道韩虚清他、他他……他实在 无恶不作,现在我们全知道了。慕容姐姐要我们来找你、你……啊、啊……我们,哦哦……」
      话到后头,愈来愈来成言,似乎他也正忙着在柳蕴青体内抽动,无暇也无力分说。
      向扬听得莫名其妙,心道:「什么慕容姐姐?是小慕容姑娘罢,怎么他们也叫起她姐姐来了?向来只有师妹这么叫不是?听他这话……彷彿他兄弟两人倒跟我们化敌为友似了。还是……他们兄弟是只胞胎,总不成跟那两位柳姑娘凑成对了?」
      向扬自觉胡思乱想,倒是难得猜中了实情。只是林家兄弟和柳蕴青正在车中拥作一团,打得火热,暂时没法跟向扬详叙前情。只听柳蕴青 娇声喘道:「快、快……啊,秀棠哥哥好棒,对,再快一点嘛……啊!秀棣哥哥也好棒……呜……啊,人家被塞得满满的……啊啊……」
      由于柳蕴青那娇嫩的嗓音实在呢喃得过度浪蕩了点,听到此处,向扬真是不能不硬起下身,重伤之余又多浪费一点血气了。细听之下,柳 蕴青竟然是前头后面都给林家兄弟分佔了,前后夹击,刺激得难以想像。这实在对向扬这负伤之人的血脉大有影响,他不得不出声说道:「柳 姑娘,两位林兄,你们既是同样被捉,麻烦可否克制一下,点到为止?」林秀棠道:「这……
      这可不是……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……啊、啊……「林秀棣勉强挤出一点声音,帮他猛攻中的哥哥继续说道:」我们……我们兄弟两个, 实在停不下来。我们被绑在一起,就是完事……也、也分不开,只好再来……「
      向扬听了一怔,一时想像不出那是什么画面。他可不知,眼下林秀棠、林秀棣兄弟二人一前一后,把柳蕴青紧紧夹在当中,四条手臂箍紧了她,三个人被捆在一起,两条阳具一插前窍,一插后庭,紧密得即使软了也抽不出来,只得在柳蕴青的体内重新坚挺起来,一次又一次的抽 动、放出阳精。三人都是习武之辈,腰腿之力不在话下,虽然被绑,依然可以振腰欢好。
      林家兄弟与柳氏姐妹自定情起,就没在意过谁与谁配对,反正两对只胞胎,互相看来都一样,哥哥今天上了姐姐、明天改上妹妹,弟弟也 就如法炮製,有时四人一完事,第二轮便交换过来,无不乐在其中。这时柳涵碧不在,柳蕴青同时遭受兄弟两人的只只进击,真不知比平常承 受了多少倍的快感。在向扬问起柳涵碧下落如何、三人又如何会给逮住之前,恐怕要先问问柳蕴青那兴奋异常的胴体何时才会失魂落魄到全无 反应,不再刺激林家兄弟两人的那话儿、好培养一点说话的力气了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狠狠撸撸你喜欢_日日夜夜撸在线影剧院_狠狠撸网_草榴社区最2014新地址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